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精神文明 >
再谈魏延头上的“反骨”_历史
时间:2019-08-09 05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贵阳新闻在线

  《魏延头上的“反骨”》一文所说,仅以《三国演义》为依据,《三国志》中另有一本帐:“反骨”是罗贯中硬按在魏延头上的,与诸葛亮并不相干。   《三国志》交代魏延的来历,只有一句话:“以部曲随先主入蜀,屡有战功。”既没有杀韩玄、救黄忠、献长沙的记载,自然也没有“食其禄而杀其主”,“居其土而献其地”的根由,更没有诸葛亮“吾观魏延脑后有反骨,久后必反”之说。“反骨”云云,是罗贯中虚构出来的。   诸葛亮临死之时,也并没有“我死,魏延必反”的遗言以及给马岱的密计和给杨仪的锦囊。诸葛亮与杨仪等“密议”的是他“身殁之后”的“退军节度”,而不是怎样对付魏延,诸葛亮耽心的是魏延不肯从命断后,而不是魏延谋反。魏延果然不肯断后,“烧栈道而拒杨仪”,但并不想“取汉中”、“攻西川”,“自图霸业”,他说的是“吾自不率诸军击贼,何以一人死废天下之事邪?”其行固然不当,其言却也在理。魏延确实为马岱所杀,但这也与诸葛亮无关,“延独与其子数人逃亡汉中,仪遗马岱斩之”,诸葛亮策划导演他死后如何诛灭魏延的惊心动魄的故事,都是罗贯中虚构出来的。   《三国志》的作者陈寿评说诸葛亮“用心平而劝戒明”,这也体现在魏延的身上。他对魏延并无成见,有功按例封赏,魏延在阳谷大破郭淮之后,即被升迁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,封为南郑侯。不同意魏延率兵出子午谷倒是确有其事。裴松之说:“延欲出子午谷,亮以为危,不用延计。”这是正常之事,并非诸葛亮妒贤忌能;陈寿说:“亮制而不许,延常谓亮怯,叹恨己才用之不尽,”诸葛亮也未因“延常谓亮怯”而处处防范、算计魏延。魏延杨仪不合,“有如水火”,诸葛亮“深惜仪之才干,凭魏延之骁勇,常恨二人之不平,不忍有所偏废也”。至于日后魏延终于“烧栈道而拒杨仪”,而杨仪也终于遣马岱追杀魏延,这是魏延与杨仪互不卖帐的结果,也是诸葛亮极不愿意看到的事。   可以这样说,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诸葛亮对魏延的种种不当,都是罗贯中强加给诸葛亮的。罗贯中当然不是要在诸葛亮的脸上抹黑,在这一理想人物的身上,体现着他的人格理想与价值观念。因此,与其说是诸葛亮对魏延有成见,倒不如说罗贯中对魏延有成见;与其说是诸葛亮错将棱角作反骨,倒不如说是罗贯中错将棱角作反骨;与其说是诸葛亮的价值观念错位,倒不如说是罗贯中的价值观念错位。价值观念错位了,判断功过是非的价值尺度也会倒置。诸葛亮火烧上方谷,在《三国志通俗演义》中,原是要将魏延与司马懿父子一起烧死的,李卓吾说此“岂正人之所为”,并断言“孔明非王道中人”,李国文说毛宗岗父子删去诸葛亮的这一念头,“大概也是觉得诸葛亮借此手段消灭政敌,实在是很卑劣的了”,但我想,使诸葛亮蒙此大冤的罗贯中,决不会认为这是“很卑劣”的事:既然魏延“久后必反”,孔明以此计早绝后患,可谓一箭双雕,何错之有?   《三国演义》中有一首诗说:“诸葛先机识魏延,已知日后反西川。锦囊妙计谁能料,却见成功在马前。”可见,罗贯中虚构了这条”反骨”,并让它贯穿于诸葛亮与魏延学生网上赚钱的关系的始终,是要以此来显出诸葛亮的先知先觉、料事如神的。然而,他怎么会想到,他的这一番苦心反而使诸葛亮有“卑劣”、“忌才”和“心胸狭隘”之嫌而受后人之责难,这与他的“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”庶几相似。看来,“三突出”之人为“拔高”,也是古已有之的。

  • 上一篇:日本鼓励员工“捞外快”尺度惊人_历史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