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精神文明 >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_历史
时间:2019-10-07 05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贵阳新闻在线

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

        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??????????????2019   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

  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   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

鈥溁す锬镡澣鸹

   

     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

    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鈥溁す锬镡澣鸹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 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

 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     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   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   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

   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

   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 

   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

 

   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

鈥溁す锬镡澣鸹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

    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


   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

    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

    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   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  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    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

    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鈥溁す锬镡澣鸹
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

   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    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《南渡北归》读后感怀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

 

 
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鈥溁す锬镡澣鸹
鈥溁す锬镡澣鸹
鈥溁す锬镡澣鸹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鈥溁す锬镡澣鸹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两次在中南海路上碰到瓦帅,赛金花正与几个德国下级军官在一起)这两次赛金花都没敢见瓦帅,所以猜度她没有见过瓦帅……至于委身瓦帅,那是绝对不会有的。”(《赛金花本事》,刘半农等著,吴德铎整理,第253—258页,岳麓书社1985年出版)对于以上不同的记述与判断,现代史家王春瑜经过考证认为,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不熟,并说:“齐老先生所言,合情合理,最为可信。赛金花之自述,及樊樊山之《彩云曲》等,多有不实;赛氏之捏造、夸张,不过是给自己贴金、涂脂抹粉而已。而樊樊山等跟着附和,则是起哄。‘隔江犹唱后庭花’,乃传统文人喜说名妓风流韵事的再版,心态实不可取。”(《赛金花考》,载《一碗粥装得下半部历史》王春瑜著,金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)以上诸家论述,是也,非也,还是留待史家继续考证吧。需要补充的一点是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克林德牌坊改名为“公理战胜”碑,并迁移至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央公园(今中山公园)。中共建政后,又改为“保卫和平”坊。与此事件相关者,如杀死克林德公使的虎神营章京恩海,最后落到了德军手中。家住北京东城北豆芽菜胡同的满洲正白旗人恩海之所以被发现,与他当初私自拿走克林德身上的银质怀表有关。事变后恩海把这块银表拿到当铺当掉,被日本侦探侦知并发现表上有个“K”字,以此为线索,顺藤摸瓜抓到了恩海。随后,恩海被转到德国军队手中,被德军在东单牌楼克林德身亡处处斩,那一天是1900年12月31日,也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天。作为战利品,恩海的头颅与其它德军抢来的珍宝财物一并通过“土库曼号”轮船送到了德国。至于当时指示恩海射杀克林德的主战派大臣——端郡王载漪,因“倡率诸王贝勒,轻信拳匪,妄言主战,至肇衅端,罪实难辞”,被八国联军列为“祸首”,按《辛丑条约》定斩监侯罪名。后“惟念谊属懿亲,特予加恩发往极边新疆,永远监禁,即日派员押解起程。”(《辛丑条约》附件六)1917年,载漪借张勋复辟之机重获自由,1922年去世。【来自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,略有删改。】详细内容: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当当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鈥溁す锬镡澣鸹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

 

详细内容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

十一大赠送,点击、点击——  

,不仅学习了一些德国话;在公开宴会场合也结识了不少德国执政文武官员,瓦德西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”……德国记者问:“你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做了哪些事情?”赛金花:“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说做的事情太多了!也是一时讲不完的。不过我可以举两个实例来介绍一下。一件事是……。第二件事是:联军与清廷‘议和’时,很长时间达不成协议,主要争端就在德国要求恢复和赔偿克林德名誉,条件十分苛刻。此事我曾出面与德方交涉,说明按中国传统风俗,为克林德立个纪念碑要比其它任何赔偿都要体面,后来德国也就到此为止。”……以上几件事是赛金花亲口所述,它的真实性如何,可供史学界参考。(《回忆赛金花答德国记者问》,尹润生遗作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)对此,有人认为赛金花所言应是真情实事。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奉北大教授刘半农之命前往赛金花住处实际访问数次,写出《赛金花本事》的商鸿逵(书中挂“刘半农初纂”字样,乃出版商为销售考虑,该著出版前刘氏已因赴西北考察染“回归热”病去世。)曾说道:“刘[半农]先生说赛金花和慈禧是一朝一野相对的一对,这话说得很合适。这两个女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人物,其所不同者,赛金花是个丢丑的,慈禧是个有罪的。这本书中所记赛金花的谈话,其劝说被戕德使克林德夫人答应立牌坊一事,是可以相信的。李鸿章曾利用她去和德国人拉拢,讨好求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当时侵略军联合统帅为德国人瓦德西,他在中国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肆意杀戮,为所欲为。赛金花为了使克林德夫人让步,曾是出过力的。”又说:“议和十二条款,其第一款即是树立克林德纪念牌坊。观察当时情势,慈禧是急催李鸿章等和各国‘克日开议’。这时清驻俄使臣杨儒曾电告奕劻和李鸿章道:‘德帅到华,和议更难维持’之言。这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中的事。到十一月提出了十二条款,在款末附言:‘若非将各款允从足适各国之意,各本大臣难许有撤退京畿一带驻扎兵队之望。’为此,奕劻、李鸿章奏报慈禧,各国‘词意决绝,不容辩论’(《光绪东华录》二十六年十一月甲戌)。可是第一款却解决得很顺利,可知必定有人从中斡旋,这个人应当就是赛金花。”(商鸿逵《<赛金花本事>和赛金花》,载《文史资料选编》,政协北京市委文史资料研究会编,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内部发行。南按:本文刊载时,原文之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谈话中“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”等九字被删除,意为编辑们不承认义和团为匪,应视为民族英雄之意。)赛金花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,尝谓:“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。”(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,姜鸣著,北京,三联书店,2006年出版,202页。)只是这种调子总又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1936年8月23日,鲁迅病中曾著一杂文,提及赛金花时不无嘲讽地说:“作文已经有了‘最中心之主题’: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,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。”(《且介亭杂文•附集《这也是生活》)此时的鲁迅还认为赛金花确实与瓦德西相识并“睡了一些时候”,而到了戏剧理论家齐如山眼里,赛金花与瓦德西压根就不熟悉,更谈不到“睡”的问题。齐如山氏乃中国人最早懂德文者之一,庚子事变中与西方外交界、尤其是德国方面接触颇多,因而对当时的情况颇多了解。在《关于赛金花》一文中,齐如山说:“光绪庚子(1900)辛丑一年多的时间,我和赛金花虽然不能说天天见面,但一个星期之中,至少也要碰到一两次,所以我跟她很熟……赛金花没有见过瓦德西,就是偶见过一两次,她也不敢跟瓦德西谈国事。第一,她那两句德国话就不够资格,就说她说过,瓦德西有这个权可以答应这些事情么?……这种司令仍不过是只管军事,至于一切国事的交涉,仍由各国公使秉承各本国政府的意志进行,或主持。瓦德西怎能有权答应这种请求呢?在庚子那一年,赛金花倒是偶尔在人前表功,她倒是没有说过瓦帅,她总是说跪着求过克林德夫人,所以夫人才答应了她……一个公使夫人怎能接见这样一个人呢?再说我也常见克林德夫人,总没碰见过她……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、少尉,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……(南按:下述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当: 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 

“护国娘娘”赛金花谈到清华大学的起源,自然要谈及义和团,要谈义和团,自然要涉及德国驻大清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章京恩海枪杀一节,这一个事件经过,令人惊悚。 据《庚子国变记》(清·李希圣著,光绪二十八年刻本)载:“二十三日[19日],德使克林德入总理衙门,载漪伺于路,令所部虎神营杀之。虎神营者,虎食羊而神治鬼,所以诅也。……乱初起,令各公使皆反(返)国,期一日夜尽行。各公使请缓期,故入总理衙门议,而德使死焉。杀德使者,章京恩海也,其后日本执杀之。克林德已死,许缓行。又请迁入总理衙门,各公使不敢出。”清廷战败后与列强签订《辛丑条约》第一款即规定:清政府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,代表清政府就克林德被杀一事亲赴德国谢罪致歉。同时,“在遇害处所,竖立铭志之碑,与克大臣品位相配,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,书以辣丁、德、汉各文。”清廷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所建造的大理石牌坊,额题“克林德碑”四字,两旁是拉丁文和德文,横匾刻光绪皇帝亲自书写的上谕:“德国使臣男爵克林德,驻华以来,办理交涉,朕甚倚任。乃光绪二十六年五月拳匪作乱,该使臣于是月二十四日遇害,朕甚悼焉。特于死事地方,敕建石坊,以彰令名,盖表朕旌善恶之意。凡我臣民,其各惩前毖后,无忘朕命。”此碑被中国人视为国耻碑。李鸿章与列强谈判过程中,德国代表提出要严惩克林德案的凶手,克林德夫人更是把凶手直指慈喜太后和光绪皇帝,谈判一度陷入僵局。这个时候,号称晚清民初第一名妓的赛金花粉墨登场。据刘半农、商鸿逵《赛金花本事》载,赛金花在受访时有如下一段谈话:当开和议时,态度最蛮横,从中最作梗的要算德国了。他们总觉得死了一个公使,理直气壮,无论什么都不答应,尤其是那位克林德夫人,她一心想替丈夫报仇,说出来许多的奇苛条件,什么要西太后抵偿罢,要皇上赔罪罢,一味的不依不饶,把个全权和议大臣李鸿章弄得简直没有办法了。我看着这种情形心里实在起急,又难过;私下里便向瓦德西苦苦地劝说了有多少次,请他不必过于执拗,给中国留些地步,免得两国的嫌恨将来越结越深。瓦德西说他倒没有什么不乐意,只是克林德夫人有些不好办。于是我便[自]告奋勇愿作个说客去说她。我见着了她,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,让我坐下,先讲了些旁的闲话,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:“杀贵公使的并不是太后,也不是皇上,是那些无知无识的土匪——义和团,他们闯下祸早跑得远远的了。咱们两国邦交素笃,以后还要恢复旧好呢,请你想开些,让让步吧!只要你答应,别人便都答应了。”她道:“我的丈夫与中国平日无仇无怨,为什么把他杀害?我总要替他报仇,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死!”我说:“仇已算是报了。我国的王爷、大臣,赐死的也有,开斩的也有,仇还不算报了吗?”她又说:“那不行,就是不要太后抵偿,也要皇上给赔罪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态度很坚决。我想了想,遂说:“好罢,你们外国替一个为国牺牲的人作纪念都是造一石碑,或铸一铜像;我们中国最光荣的办法却是树立一个牌坊。您在中国许多年,没有看见过那些为忠孝节义的人立牌坊吗?那都能够万古流芳、千载不朽的!我们给贵国公使立一个更大的,把一生的事迹和这次遇难的情形,用皇上的名义全刻在上面,这就算是皇上给他赔了罪。”经我这样七说八说,她才点头答应了。这时我心里欢喜极了,这也算我替国家办了一件小事。听说条约里的头一项就是这事哩!对于赛金花所言此事以及她自称与八国联军、特别是瓦德西统帅的私情,外界一直将信将疑。据尹润生回忆说:一九三0年秋天,那时北平有个“世界学院”,由李煜瀛(石曾)任院长,他曾应德国记者的要求,约请赛金花开一次座谈会。地点在中南海福禄居世界学院北平分院。那时赛金花已有五十岁左右,但看来不算衰老,但因染有鸦片嗜好,面容憔悴。当时她居住在宣武门外万明路大森里一带贫民区,生活非常贫困。为了出席这次座谈,世界学院临时救济她六十元,作为添补衣履之资.她名片上印的是“魏赵灵飞”四个字。”又说:“是日由世界学院用车接送。赛金花身穿青色服装,态度大方,由她临时约请的一位保姆搀扶着缓步走入世界学院。……德国记者寒喧一番后开始问:“你怎样与瓦德西将军相识的?”赛金花:“我跟洪文卿先生出使德国

 

  • 上一篇:高娓娓:为庆祝中国70年国庆,纽约帝国大厦点亮

  • 下一篇:专访齐白石书画艺术研究院江苏分院院长——扈